从美国建国史去谈民主的认知
从美国建国史去谈民主的认知

读完了「美国史」的三卷中的第一卷的内容,从发现新大陆开始,一直讲到美国建国后政治,经济,文化的发展,可以说第一卷就是美国的建国史,说一说这部分内容,以及从这段曲折并波澜壮阔的历史中看到的民主的认知,权当读书的笔记。

以前总调侃美国历史短,短到都没有中国同仁堂的历史长,同仁堂建立于清康熙八年(1669年),1776年,第二次大陆会议通过「独立宣言」,美国才算是真正的建国,从这种角度上来说美国的确是非常年轻的一个国家,当然,我们不能从印第安人时代就当做美国的历史,只能算作北美洲历史,就好像不能从历史的角度去区分北京人一样,你祖先是北京人,我祖先还是山顶人洞呢。

美国为何在建国之初就能建立完善,自由,民主的政治制度?不可否认,这是站在英国政治制度的肩膀上,早在1216年的英国(中国宋朝)就通过了「自由大宪章」来限制君主权利,形成了完整的君主立宪制度,随之而来的1295年形成议会的雏形,到了1620年第一批清教徒登上五月花号驶向美洲大陆,民主早已深入人心,五月花号在充满凶险的茫茫大海,生死未卜的情况下,所有人却一致通过了「五月花号公约」,公约规定所有人组成「公民政体」,遵循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,从这点看来,建国即建立民主的制度就一点都不奇怪了。

五月花号公约起草

随着不断移民从英国,法国等国家来到美洲大陆,在此安身立命,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家,受到迫害到达美洲,便以这片崭新的土地为自己的国家。就像成年的孩子要脱离父母的家庭一样,美国这个茁壮成长的青年,也渴望脱离英国这个「家庭」束缚,英国殖民者和美洲大陆的人民矛盾越来越深,不断增加的赋税,暴力统治,最后在克莱星顿打响了反抗英国殖民者的第一枪,和中国抗日战争颇为相似的是,美洲人民面对全副武装的英军,和中国人民面对日军一样,正面冲突毫无胜算可能,只能采取防守之势,而英军和日军作为攻击方,只想快速赢下战争,不料战线越拖约长,深陷战争的泥淖中无法自拔,最终经济被拖垮,在1782年签订了「巴黎合约」,英军投降,美洲大陆正式从殖民者的统治下独立。

华盛顿横渡特拉华河,战争走向尾声

无论是政治革命还是残酷的战争,往往都会带来社会的巨大变革,独立之后的美国社会,平等的精神更加深入人心,这场战争是每个人冒着生命的危险而赢下的,理所应该所有人应当平等分享这个国家的胜利,一位老绅士在回忆中说道:「农民走进来,随地吐痰,随随便说地脱下满是泥巴的靴子,丝毫不顾在场其他人的感受,独立精神已经被转化为平等精神,每一位携带武器的人都认为自己与其邻居的社会地位相等,毫无疑问,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在所有方面与我平等了」。随之而来的1787年在费城召开的制宪会议,这种平等的精神便以法律条文的方式被写进宪法。

费城制宪会议

每一次变革都是非民主国家迈向民主共和的好机会,美国独立战争,法国大革命,日本明治维新,中国戊戌变法等等,没有迈出这一步,亦或是没有成功的,这个机会就错过了,只能去等着下一次的到来。「民主谁也挡不住,你要么开门让它进来;要么看着它破门而入。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」,这是历史的潮流,是没有办法去阻挡的。

戈尔巴乔夫宣布苏联解体

对犬儒主义的人来说,民主这东西好像有和没有没什么区别嘛,不是照样可以看剧,过日子。对于此种说法,我是持强烈反对的意见的,在没有民主的国度里,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是统治阶级的施舍,能够稳定过完一生的前提,是你不会遇到任何不公平的对待,如果不幸遇到,发声就很难很难了,因为你没法争取到普罗大众没有,而统治阶级独有的东西,这被现在流行语称之为阶级固化。

对待民主应该和对待未知事物态度一样,首先一定要谦逊和求知,而不是先入为主的鄙夷,「你看,一民主就容易乱,我宁愿这样」,此种态度是切不可取的。我喜欢美国制宪会议起到推动作用的汉密尔顿,形容开国之父们的一句话作为本文结尾:

「对于未知的什么我都野心勃勃,我承认这是我的弱点」


If You Have Any Question, You Can Contact Me Through liam@blue7wings.com, @Blue7Wings, #Liam_Hsi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