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史记·孔子世家」记录孔子这么一件故事,孔子推广自己的理念,却四处碰壁,他见弟子各个都面露愠色,便提出了一个问题「诗云:匪兕匪虎,率彼旷野,吾道非邪? 吾何为于此?」,大意是,我们既不是犀牛也不是老虎,却在在这荒野疲于奔命,使我们选择的道路错了么?为什么会流落成这样的境地呢?问完子路后,又对子贡抛出了这个问题,子贡曰:「夫子之道至大也,故天下莫能容夫子。夫子盖少贬焉?」(夫子的理念实在是太宏大了,所以普天之下没有能容得下夫子的,夫子能不能放低点标准呢?)。孔子曰:「赐,良农能稼而不能为穑,良工能巧而不能为顺。君子能修其道,纲而纪之,统而理之,而不能为容。今尔不修尔道而求为容。赐,而志不远矣!」(赐啊,良农播种却不求好收成,良工能擅长工艺却求每个人都用得顺心,君子能够明白自己的道,用法度规范国家,用道统来治理臣民,但不能保证被虽有人所包容。如今你不修明你的道,却一味求被包容,赐,你的志向真的太小了)

「道」这个词真的很难解释,包容的东西真的是太多了,可以是你的理想,也可以是你的操守,总之是安身立命的,不容改变的东西,诚如孔子批评子贡所说的,你不能去坚守自己的安身立命之道,却放低标准让别人去包容你,这样的志向可真是太小了啊。这话放在几千年后的今天也是非常受用的,就像我们在职场,生活中,不被包容是非常正常的事情,在办公室有办公室政治,在科室有勾心斗角之类,我们应该羡慕那些圆滑,精于世故的人却毫无能力的人么?当然不是,其志不远矣。坚守自己的道,作为工程师,就去磨炼自己的技能,写出稳健的代码,作为医生,就增长自己的能力,做好每次手术,这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。


If You Have Any Question, You Can Contact Me Through liam@blue7wings.com, @Blue7Wings, #Liam_Hsia